Apr 22 2020 digest

一如既往,这个不定期 digest 主要包含在 RSS 中无法推送的博文更新,和不值当单独写一篇博文的零碎东西。 近来观察 美国平民有好多 N95! 自从美国改口支持大家戴口罩以来,本屯超市几乎立刻人手一个口罩。仔细一看,大部分美国人都戴着 N95。N95 现在在美国正常渠道根本买不到。如果不把人往坏处想的话,那就是他们平时家里拾掇院子除草吹叶、做木工活的时候用的吧?住在纽约市的朋友说,那里 N95 极其紧缺,但超市里美国人戴 N95 的比例仍然很高。 不过超市工作人员大部分没有防护,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 中外有别 据我观察,分享到微信朋友圈的博客链接,海外用户基本上是直接访问原网页。而国内用户是通过 weixin110.qq.com 转接过去的。如果微信决定封掉某个链接的话,国内的朋友就会点不开;如果没封,就会有一点延迟,然后跳转原网页。这个区分似乎是 IP 来区分的,不是按微信的注册地或者注册手机号来区分。 如果在朋友圈中发表包含领导人名讳的图片,该图片会立刻 OCR 后屏蔽掉,只有自己可见,朋友不可见。有趣的是,过两天之后,不知道是不是经过了人工审查,这张图片可能会被重新放出来——只是,这时候只有使用国外手机号注册的微信号可以查看,国内手机号注册的微信,无论当前在哪里,一律看不到。 网络不是法外之地 我鼓动大家多多考虑 plan B,免得文章被微信删了之后不爽的那篇文章 为自己,为别人,准备一条路 也顺手发在微信公众号上一份。在发出去一个多月后,微信以违反《网络安全法》为名删除了这篇文章。呐,这真是自我实现的预言啊。据说是被人工删除的,所以无法申诉。 可以和 微软笑话一则 对照。微软在一台已经安装了 Win10 的电脑上说「这台电脑无法运行 Win10」,微信删除了一篇内容是「少用微信公号,它会乱删你文章」的文章。一个审查员决定删掉一篇暗示「谁删本文谁就是狗」的文章。求仁得仁啊! 博文扩散渠道测试 这年头没什么人用 RSS,基本上不必指望有人订阅自己的博客。 博客方便写长一点的东西——直接在朋友圈发长文就不太方便。测试了一下,那篇关于 Trump 的梦大概我微信好友的 1/10 确实点开了。或可作为「朋友圈查看人数与点赞比」的一个数据点。毕竟微信从来不告诉你有多少人看了你朋友圈——除非你用的是微信公号。 总体来说,微信朋友圈转载自己博文的话,点开率看起来比豆瓣要高一点。毕竟豆瓣上大家的时间线里挤满了影评书评,除非好友都旨趣相设,点击率一般是不高的。 知乎上的回答如果要附自己博客的链接的话,愿意点进来看的人非常少,效率颇低。 搬运旧文 考据文一篇 爱因斯坦与《自然辩证法》 关于「自然辩证法」,读者可以搜索一篇有趣的小文「辩证法与放屁」,初中时只晓得《矛盾论》非要说正电荷负电荷是矛盾肯定是不对的我对此文万分佩服。 几篇生活、学习经验短文 锻炼后肌肉酸痛的原因与规避方法 UPS 电源选购 […]

删文机制的技术讨论

本文包含虚构,如有雷同,也许有巧合。主要讨论相关技术,读者请勿过度联想。 前两天,在某国某知名 app 上,大量网友使用不同方式接力转发一篇“发勺子的人”。然而无论网友用什么办法,图片、竖排、旋转还是译成其它语言,都旋发旋禁。之后有一篇评述此事件的文章“今天是XXXX诞生以来最荒谬的一天”广为流传。 关于此事,解读很多,其中不乏有大胆创新、思路开阔、老成谋国、演绎非凡的观点。我等既不大胆,也没有思路,年纪不老,更没有多少演绎能力,所做出的推测,原本是最无足奇的。不揣冒昧,以飨读者。 据野叟村言,某知名 app 长期与某某、某某知名学府合作,效唐朝大案牍术遗智,建造了一套“‘威行’风闻系统”。无论什么文章、图片,皆可实时显示其传播踪迹。使用机器学习技术,深入分析造成舆情的文章的文字特征与传播规律。 根据这套系统训练学习的结果,某些用户向来最喜欢分享某类文章;某些文章如果在初期具有某种传播趋势(比如被看到之后转发率极高),就很可能大规模传播。布希大统领有言“先发制人”。待到舆情形成,就已经晚了。这套系统可以在不识别文章内容的情况下,仅从文章传播规律分析,就预判内容是否可能造成舆情,予以预防性封禁,待人工审核定夺。比爱国者导弹什么的高到不知哪里去了。 以多种形式被传播的“发勺子的人”一文,就因读者一见即转,屡屡触发自动封禁。追究起来,只是机器系统的一次日常作业。人工审核者们只是系统的一个螺丝钉,滥放文章或许有责任,滥封文章集体无责任,看到机器系统报上来的文章,自然本着“应封尽封”的生存精神,一律拿下。所有网友殚精竭虑创作的图片艺术,只增加了他们几秒钟的工作量,就变成了晚间“今日舆情分析报告”里的一个数字。 有司根据“今日舆情分析报告”下令对此类消息一律放行,已经是几小时之后的事情了。“今天是XXXX诞生以来最荒谬的一天”就在这个时候发出,因而尽管转发众多,完全没有被删的迹象。 某计算机安全专家表示,这套基于传播规律的封禁系统虽然对于内容不敏感,封禁效率高,开销少,但仍然存在可被攻击的弱点。该专家构造弱点如下:假定存在一种机制,使得每个读者在转发时重新构造一条与原消息哈希摘要不同的消息,则该系统将无法追踪内容的转发,自然无法工作。当然,仅仅在转发时扰乱消息是不够的,消息必须在转发过程中保持人类可读。 对于这种攻击,假定消息以图片形式发出,有几种可能的实现方法。 图片添加随机扰动。在消息中醒目标示请读者在转发之前访问某网站以获取新的随机扰动图片。此种攻击的缺点在于,用于生成新图片的网站是其薄弱环节。 图片添加伪随机扰动,随机数种子在图片中附上。用户端安装软件自动解出随机数种子,反卷积得到原始图片,二次加扰后将新随机数种子附在新图片中发出。此种攻击的缺点在于,封禁系统一方得到这套算法后就可以轻易破解。 理想情况下,构造一种添加随机扰动的方法,在无穷多次添加扰动之后,信息仍然可读。目前还不知道有这种算法,它也许是存在的。 不可逆伪随机扰动。使用一种算法构建一组 mask:m1、m2、m3 乃至于 mN。N足够大,足够所有人转发使用。得到一张被 mask 的图片之后,并不知道 mask 本身是什么,也无法解出原图片,但可以依特定算法算出被 m(n+1) 所 mask 后的图片是什么。每个用户收到图片之后,向前迭代任意步后转发即可。这个的构造并不难,留给读者做思考题。因为 N 足够大,所以封禁系统一方不可能遍历所有可能 mask 并生成其哈希摘要。

预防封号:备用联系方式的选择

Update on Aug 06 2020: 写此文时正值大批朋友微信号被封而失联,谈的还主要是删号的应对。那时也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们会讨论「微信还能不能用下去」的问题。想看微信等价物推荐的朋友,可跳过「注册马甲」一节,甚至直接跳到「聊天软件」一节也无不可。 Updated on Aug 01 2020: 添加了 keybase 被 Zoom 收购的新闻,未撤回对 keybase 的推荐。 继续昨天的话题,今天开始掰开细讲讲昨天说的各方面。先讲最重要的好了:如何应对杀档? 及时备份资料 这条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因为大部分人并不懂技术。虽然现在 GitHub 上几乎什么网站的备份代码都可以找得到,可是对于没有技术的同学还是未免太难。所以,平时没事结交两个技术宅朋友吧! 但选择一些备用的联系方式,则并不需要懂什么技术。在登不上原帐号的时候,使用备份联系方式和朋友保持联络,也是相当靠谱的。他们有种就把全站用户都杀掉嘛!我们换个地方,接着聊! 备用联系方式的选择 注册马甲 如果能够预知自己发的某些内容会有风险的话,提前养一个小号是一个好主意。可以让自己的马甲专门用于发危险内容,这样主号被封的概率就要小得多,也就不用头大资料备份的事情。大不了马甲被封掉之后再注册一个就是。 注册马甲的注意事项: 不要使用和主号同样的手机号、邮箱进行注册。否则会一封全封。 如果有条件使用境外手机号注册,优先使用境外手机号注册。由于种种原因,目前来看,境外手机号注册的微信号被封之后大概率仍然可以正常使用,只是发出的东西大陆手机号注册的朋友看不见。而大陆手机号注册的帐号被封之后是完全无法使用的。当然,境外手机号注册的帐号影响力大到一定程度也会被彻底杀档,只是绝大部分人够不到那条线。不是所有平台都像微信一样中外有别,但一般来说用境外手机号除了功能受点限制,总体是利大于弊的。 有很多买到外国手机号的方法,其中不乏免费服务。如果信不过那些小公司的话,可以购买一个 Skype 外国号码,就是略伤荷包。直接在淘宝买一个支持漫游到中国的外国 SIM 卡也是可以的。这些破财的办法供不会科学上网的朋友使用。 比较经典的一个套路是先去小网站注册一个免费的美国号码,再用它注册 Google Voice,最后用 Google Voice 号码注册微信。平时注意时不时登录一下自己的 Google Voice 帐户,免得号码被 Google 收回,被收回的话自己的微信号也就不安全了。 境外手机号注册的微信使用微信支付不方便。在网上可以搜到破除限制的方法,但是绑定银行卡之后也就把自己的主号小号连了在一起一损俱损,还是放弃吧。 完全没有任何使用记录的小号被封杀的可能性要高于长期使用的微信号。所以,有事没事养一养号,发发消息,点点赞,关注个公众号什么的。 注册完之后及时添加自己朋友。最好是在聊天中亲自发送名片,以防别人冒充自己。也可以在朋友圈中发送小号的二维码。这样做会损失一点匿名性,需要匿名的朋友就不要用了。 当然,这并不是根本性的解决办法,只是对封号后的损失做了一个隔离。我更推荐更彻底的方案:一劳永逸地结束这种躲迷藏,请往下看。 境外社交网站 之所以把这个放在前面来说,是因为想把自己朋友圈整个搬过去以继续原来的讨论的话,这是比较容易的。恐怕很多未雨绸缪的朋友已经注册了那些著名的「不存在」的网站,比如说 Facebook 什么的。 个人来说我对 […]